文字,摄影,感悟。

每次下雨,我都想,我是不是要买一双雨靴。


小时候特别喜欢在雨天玩水。

细雨的时候,直接跑到雨里一边淋着,一边看着土地尘埃从嚣扬到逐渐被雨水打湿,最后终于屈服地服帖在大地上;

雨渐渐变大,只好跑回屋檐下,看着雨水淅沥沥地在凹地里慢慢变成一个个小水坑,然后再连成一片的洼地。

那时候还在农村,屋顶都是瓦片的屋顶,雨水就在屋顶汇聚成一线一线的,从屋檐边缘一道道的落到了房屋前面。

地上的水也跟着形成了细流,一股一股顺着地面的坑洼流去,最后终于汇成一条小溪流。


雨大的时候是不能跑到外面玩的,所以只好搬个板凳坐在屋堂里盯着雨水从门前落下,滴在地上后散做一团水花再潺潺流向天井中央,最后从排水渠流走了。

偶尔大人不在旁边,无聊的时候,就会用手接一下落下的雨水,感受水落在手上的冲击感。

当然,打雷的时候是不能碰的,只能坐在屋堂正中间,等雨停。


稍大一点的时候,每次下雨,就会拿着捡回来的破瓦片,或者是石块,放在屋檐下被雨水冲出凹痕的地方,看看什么时候能把新放上去的瓦片或者石头给冲出凹痕或者一个洞来,但是每次都无果而终。

再后来,兴趣就有些变化了,每次看到下雨的溪流,都会想着做一艘船,或者干脆把树叶或者纸片当做心中的帆船,放在溪流的始发点,看着“船”能驶出多远。

雨停之后的时候,还会逛着脚丫踩在泥泞里跟着跑出去,很是欢乐。


后来到了城里,住进了楼房,就没有这么多乐趣了。

印象中玩得比较多的是放学回家路上,穿着雨靴打着伞,地头专门找有积水的地方狠狠踩去,蹦达蹦达也很有意思,但是玩得太过了,满身泥泞回家的时候,就不是很好玩了。

也试过一不小心就跑到了马路中间,走到了四面都是很深积水的地方,感觉自己被困在了孤岛上,只好试探着走出来,好在那时候的汽车不多,车速也不是很快。


再后来,就没有雨靴穿了,也学会了避雨和在马路上玩耍的一些规则,只是,没有了玩耍的心情,因为,要学很多烦人的东西。


到了广州之后,试过两三次,走着走着鞋子里灌满了水,心情也跟着不爽了,还是比较喜欢鞋子里干燥的感觉。

所以每次下雨都惦记着,如果有双雨靴,那该多爽,哗啦啦下着大雨,扑通扑通就踩下去了,哪个水坑深就踩哪。

只是一忙起来,雨一停,就忘了这回事了。


今天彩虹台风带来了两广沿海一年几度的暴风雨,又想起了这件事,只是,想买和要买,还是有些差别的,特别是脚上穿着全天候防水的登山靴的时候,要找一双合适的雨靴还是比较困难的。



评论 ( 1 )

© 达达的LOFT | Powered by LOFTER